塑料微粒正在进入人类体内相关健康风险认知仍不足

塑料微粒影响几何?人类认知仍不足

塑料微粒正在进入人类体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显示,全球每年生产超过3.3亿吨塑料,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两倍。当它们进入海洋,会被滤食性动物吃掉并存留在它们体内,经过食物链层层传递。

早教=网红游戏? “伪早教”让孩子输在起跑线

而就在19日,英国《自然·食品》杂志公开的一项人类健康报告称,研究人员最新发现在使用含有聚丙烯的婴儿奶瓶冲泡标准配方奶粉时,奶瓶可能会释放出塑料微粒,这一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最脆弱的、位于初期阶段的人类——婴儿们。

但这似乎并不是最可怕的。关键问题是,我们迄今仍不了解相关的健康风险,很难评估摄入量对人类的危害。

“好的早教要成体系,而不是堆砌游戏。”彭琳琳解释说,早教涉及认知、语言、社交、运动、学会学习五大领域,是个全方位的概念。很多能力的培养,需要借助视觉感官刺激、音乐韵律,甚至日常交流才能完成,远远不是几个碎片化的网红游戏所能承载的。不仅如此,在6岁之前,孩子各项能力发展的个性化差异很大,即便有明确月龄指向的游戏,也很难“普适”。所以,小步DEEP早教课程中的游戏,不仅细分到月龄,而且同一个游戏,也会设计出不同难度,以适应每个孩子的个性化需求,同时在玩的过程中,实现能力的进阶。

在非纤维塑料里,聚丙烯的年产量占总产量的20%,是食品制备中使用最广泛的塑料。但是,人们对这类容器的塑料微粒释放情况知之甚少。

早教班、幼儿园够不够?家长的陪伴无法被取代

“最好的早教课程其实就‘藏’在生活中。”彭琳琳介绍,小步的所有课程都强调让孩子在真实的生活情境中自然习得。包括刚刚完成升级的启蒙英语,也是如出一辙,通过与早教课程深度融合,孩子边玩边学,像学母语一样学英文。同时,为了解决一些家长记不住、“卡壳”、张不开嘴的困扰,升级后的启蒙英语课程还配备了点读笔、游戏书,让学习变得更轻松、更好玩。

研究人员指出,不同地区的暴露模式其实各不相同:非洲和亚洲婴儿的潜在暴露量最低,而大洋洲、北美洲和欧洲婴儿的潜在暴露量最高。他们总结认为,婴儿接触的塑料微粒含量可能比以前想象的要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与食物接触的塑料制品在日常使用过程中是如何释放塑料微粒的。

彭琳琳并不反对家长给孩子报课外班,但是,她始终认为,上课外班的主要目的不是学知识和技能,而是注重学习力的养成,让孩子能学、会学、好学。只有具备了这三个要素,孩子才具有了可持续的学习力,才有可能在今后的学习乃至未来的竞争中获取最大优势。为此,小步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以打造“持续学习力”为核心,搭建了针对2至6岁儿童的课程板块,包含文化基石、数学思维、科学思维、积木搭建、社交情商、百科启蒙6个学科,近期又上线了为这个年龄段孩子量身订制的编程课程,与原有课程相呼应,为孩子的学习力全面赋能。除了教孩子怎么学习,学习力培养计划还有专门针对家长的课程。做成长型父母,陪伴成长,一起进步,这也是小步在家早教一直提倡的。

“每天挤出半小时到1小时,加上周末的时间足够。但是,‘陪着’不等于‘陪伴’,更不能和高质量、高效陪伴划等号。”彭琳琳说,实现“高效陪伴”,必须清楚地知道孩子需要什么,作为家长应该提供什么,做足准备,备好课。育儿看上去很复杂,很多家长甚至因此而焦虑。其实,只要跟对早教体系,做学习型父母,高效陪伴很简单。而作为专业机构,小步的使命就是为那些“学习型”父母打造一个“一站式”陪伴成长平台,提供系统科学的、非碎片化的线上早教课程和服务,“手把手”地教授家庭陪伴方法,让非专业出身的家长也能轻松上手,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到最好的早期教育。

2019年年中,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受世界自然基金会委托,综合了现有52项研究资料后对全球人均塑料摄入量进行了估算,其结果向人们发出警告:全球人均每周摄入约2000颗塑料微粒,重量为5克塑料,大致相当于一张信用卡的重量。

先前研究:每周摄入一张信用卡?

更何况,脆弱的婴儿似乎也在承受着塑料微粒进入体内的潜在影响。

疫情期间,抖音、快手等各种直播平台上,“网红”游戏、育儿达人纷纷出道,掀起了一波热热闹闹的“线上早教潮”。但是,站在专业的角度,彭琳琳对此并不认同。在她看来,“无论碎片化的所谓妙招,还是网红亲子游戏,最大的作用只是博眼球,真正的帮助有限,甚至会让家长跑偏!”

报告还指出,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微粒一个很重要来源是人造衣服纤维、牙膏中的微小珠粒,以及稍大一些的塑料碎片。当这些含塑料微粒的物体被随意丢弃并暴露在自然环境中时,会因逐渐分解尺寸越来越小,汇入江河湖海被鱼类和其它海洋动物吞食,最终进入食物链,来到人类体内。

研究团队发现,各奶瓶的塑料微粒释放量在130万至1620万个颗粒之间。这些奶瓶在21天的试验期内持续释放塑料微粒,而且塑料微粒的释放量因水温等因素不同而不同。

这一研究结果,强调了进一步研究塑料微粒对人类健康影响的必要性,然而,人们对这一点的认识仍然不足。

作为清华、斯坦福双料学霸,彭琳琳说,自己从来不是班里最聪明的学生。之所以能够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自己的母亲。受母亲的影响,她也坚信“高质量陪伴,是父母能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消毒和配方奶粉冲泡条件下,爱尔兰三一学院的研究团队此次测试了10种婴儿奶瓶的塑料微粒释放量,这些奶瓶代表了全球网络市场上的大部分奶瓶。它们要么是聚丙烯制成的,要么是包含了基于聚丙烯的配件。

这项研究认为,无数日常食品和饮料中都会存在塑料微粒,譬如水、饮料、海鲜和盐,这其中,最大的塑料摄取来源应该是饮用水,普通人每周仅饮用瓶装水或自来水,就可能摄入多达1769颗塑料微粒。

彭琳琳认为,游戏不等同于早教,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早教的核心是亲子关系,而游戏只是最后的呈现方式。启蒙教育的对象,首先是家长,然后才是孩子。这也是小步一直坚持的早教观。而在实践过程中,小步一直将“把家长教育好”作为首要任务,“手把手”地教会他们如何避开早教误区,科学高效地陪伴孩子成长。

数据惊人!但影响依然不甚清楚

利用这些数据,爱尔兰研究团队建立了人类初期暴露于塑料微粒的潜在全球模型。他们估计,在婴儿出生后的头12个月里,使用聚丙烯奶瓶喂养的婴儿平均每天会暴露于160万个塑料微粒。

英国国家海洋学中心教授理查德·兰皮特此前曾表示,如不了解相关的健康风险,很难评估摄入量的影响。因为塑料危害迄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其潜在影响急需进一步研究。

出生以后:或每天暴露于百万个塑料微粒中

顺理成章的,在升级成为母亲后,彭琳琳从“别人家的孩子”变成了“别人家的妈妈”。即便是创业后,每天忙得“飞起来”,也从未错过孩子的成长。因此,她有底气说,同为父母,“忙”只是借口。

早教=教知识?从玩入手,持续提升“学习力”

身兼专业人士和妈妈双重身份,“伪早教”的伤害让她感同身受。在采访过程中,彭琳琳也多次提到了早教误区。比如,很多家长都认为,3至6岁的孩子要加强思维训练,但对于什么是“思维训练”, 却傻傻分不清。其实,学前阶段需要学习的内容远不止思维,更不等同于被商家“异化”的数学。如果一味跟着广告走,人云亦云,难免挂一漏万而不自知。客观地说,父母不科学的早教观,才是孩子输在“起跑线”最根本的原因。

彭琳琳表示,3岁前是大脑建立突触连接的高峰期,本着用进废退的原则,要给孩子提供足够丰富的体验,用各种方式带着他们玩起来。所以,小步给每个孩子准备了教具包,玻璃纸、皱纹纸、海绵……,3年足有1000多种。同时,变着花样儿地设计了不同的玩法。但是,这个“百宝箱”却被部分家长质疑“不高端”。对此,彭琳琳表示,此前她曾深度探访美国硅谷收费最高的幼儿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玻璃柜中满满的石头、瓶盖、塑料片……殊不知,在启蒙教育阶段,这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物件,才是开启想象力、创造力的“金钥匙”。

小步的早教课程,从0岁覆盖到6岁。其中,前2年是“启蒙期”,以游戏为主,用各种方式让宝宝玩起来;进入“学前期”,则有针对性地设计了“持续学习力”课程,为孩子们储备一生受用的竞争力。

科学家菲利普·舒瓦伯尔在一篇观点文章中撰写到:此次新研究提出的塑料微粒暴露程度令人震惊,但对于婴儿健康的现实影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因为对于现阶段人们来说,塑料微粒和纳米塑料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依然不甚清楚。